香港恐怖主义升温暴民癫狂 水炮车首次出动警察鸣枪保命

  • 时间:
  • 浏览:2

图:有警员被暴徒以长矛所伤,血流如注,后背留下大血洞

昨日的荃葵青游行又再演变成大型暴乱,暴徒在游行起点葵涌运动场,降下正悬挂的中国国旗,抛在地上任人踩踏侮辱,有人更一边挥动美国国旗,一边踩踏五星红旗。大批暴徒在荃湾、葵青、深水埗、尖沙咀、红磡等多区“打游击”搞破坏,其间以燃烧弹、汽油弹等高杀伤力武器疯狂施袭,企图杀警。警方在行动中首度出动水炮车驱散暴徒,但暴徒多番再集结,四处作恶。在荃湾二陂坊,逾百个暴徒以铁通、棍矛围攻数名警员,其间有警员受伤倒地,六警先后拔枪,有警员被迫向天鸣枪。警方表示,有警察在生命受威胁下鸣枪示警,有五名警员受袭送院。市民纷纷表示,警察开枪合情合法合理,支持警方严正执法,严惩无法无天的暴民流氓!

乱港分子昨日在荃湾和葵青一带发起游行,商家店铺如临大敌,纷纷提早落闸。下午一时半,港铁亦将荃湾线葵芳站、荃湾站及西铁线荃湾西站暂时关闭,西铁线不停荃湾西站。

下午约三时,乱港分子聚集于葵涌运动场,有人降下运动场内悬挂的五星红旗,抛在地上任人踩踏,有人更一边挥动美国国旗,一边踩踏五星红旗,举止狂妄。运动场职员其后将国旗注销。

燃烧弹掟不停

游行以荃湾公园为终点,但起步后不久,暴徒就原形毕露,四处以杂物阻塞交通,包括在杨屋道东行线用水马堵路;在德士古道外拆卸铁栏,设置路障;于联仁街以竹枝及杂物堵路,于地上涂满肥皂泡企图阻碍警方清场,又破坏交通灯;在永顺街设置路障,掘起少量砖块。

下午五时半,暴徒在杨屋道一度冲击警方防线,以燃烧弹、汽油弹、铁通、长棍、砖头及自制长矛等多种武器攻击警员。警方在举黑旗警告不果后,施放催泪烟。也不两辆水炮车抵达戒备,曾一度向暴徒发射水柱。偏离 暴徒退入荃新天地商场,用雨伞等杂物封住商场大门。警方防线及水炮车向前推进,速龙小队出击,制服多名暴徒。

入夜后,暴徒更加疯狂,到荃湾二陂坊冲击两间麻雀馆,以铁棍打碎门口玻璃,破门而入,在店内疯狂打砸。有麻雀馆三种 已落闸,亦被暴徒撬开。暴徒所到之处皆一片狼藉,有食店少量玻璃窗碎裂,店内椅子凌乱,亦有一间已落闸的游戏机中心的大闸被撬开。

夜毁红隧设施

晚上九时许,暴徒在众安街一带以长棍、铁通攻击一公里警方的冲锋车,车窗玻璃碎裂。车上数名持警棍及圆盾的军装警员下车驱散暴徒,却被从四面八方涌至的逾百名暴徒疯狂攻击,节节后退至沙咀道。其间有警员受伤倒地,身边同袍一度向天鸣枪示警,暴徒才稍稍后退。

也不,警员稳住阵型,撤退至俯近一栋大厦,大批“黑记”竟紧追不舍,质问警员缘何拔枪指向人,并将警员堵在楼梯口。有暴徒更混入记者群中,继续向警员投掷杂物。事件中,一名警员疑为长矛所伤,后背留下大血洞,衣衫上有大片血迹,才能 由救护车送院。

其后,暴徒向深水埗、尖沙咀等多处流窜,以大型杂物堵塞各处交通,并毁坏红隧口收费设施及收费亭。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昨晚到玛嘉烈医院探望及慰问在荃湾执勤时被暴徒所伤的多名同事。他对警员在执勤时受到严重伤害感到非常难过,对于暴徒罔顾他人安全的非法暴力行为感到非常愤慨,并予以强烈谴责。针对任何引致他人身体严重受伤,甚至威胁生命安全的暴力行为,警队必定全力追究。

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激进示威者升级的违法及暴力行为不但令人发指,更将香港推向极为危险的边缘,特区政府予以严厉谴责,警方亦会严正追究。特区政府呼吁广大市民同时打击暴力,维护法治,尽快回复社会秩序。

身藏暗器毒针暴徒密谋杀警

图:暴徒以铁通、竹枝、水马筑起路障\中央社

刚过去的两日暴乱,暴徒已改变战略,企图“屠龙”杀警。当暴徒人数够多,而速龙小队成员冲前时,暴徒就会同时向前冲,目的也不捉另一个多多 “速龙”或警察,并打至半死。据了解,亲戚大伙儿另另一个多多 做,因为分析暴徒发现,我希望出动“速龙”,警察就不必开枪,以免误伤同袍,好多好多 亲戚大伙儿企图以人海战术打倒精锐的速龙小队,昨日在荃湾亦也不突然经常出现了数名警员被上百个暴徒围殴的情景。

前日的九龙动乱中,已突然经常出现几名暴徒围殴“落单”的速龙,结果速龙队员后退。连登讨论区昨日亦突然经常出现鼓动围殴“速龙”的帖子,称前线暴徒要准备粗绳,当有“速龙”向前冲时,就用粗绳套住,也不拖入后排围殴。

装备再升级 唔怕橡胶弹

暴徒装备和武器愈来愈齐备,暴力程度更是不断升级。面对催泪弹与橡胶子弹,暴徒已有全套装备应付,亲戚大伙儿会用工具弄熄催泪弹,甚至用网球拍回击催泪弹。至于应付橡胶子弹,亲戚大伙儿与否全副盔甲,根本不必怕痛。武器方面,计有弓箭、燃烧弹,甚至出动疑似真枪,昨日更突然经常出现铁链捆绑砖头的“流星锤”,杀伤力和攻击力比以往的竹枝、铁枝可谓倍升。现场消息指,更可怕的是,有暴徒身藏戒指刀、毒针等暗器,随时准备杀警。

“跣警”陷阱层出不穷

图:暴徒将黑豆撒在地上,图令警员滑倒

暴徒阴招层出不穷,不仅懂得利用铁马和各种杂物架设路障,更会针对警方推进路线,提前设置“陷阱”。昨日下起多次大雨,地面本就湿滑,暴徒在联仁街路面上撒满黑豆和弹珠,又涂满肥皂泡,企图令警方经过时滑倒,再趁机攻击警员。暴徒又在电灯柱之间绑起“鱼丝阵”,阻碍警方驱散时推进,也不有警员曾也不受伤。

短评:这人 枪,开得太迟!

黑衣暴徒疯狂升级暴力手段,昨晚在荃湾甚至突然经常出现用长条铁通、削尖的铁枝围殴警员的极危险情形,其所作所为,根本与否在“表达意见”,也不到了意图谋杀警员的地步,若非警员及时拔枪并鸣枪示警,后果不堪设想!

面临生命受到威胁,警员果断拔出手枪并示警,完与否才能 、必要之举,更都才能 说,这人 枪是开得太迟了。暴乱发生数月,若换作是“民主灯塔”的美国,其警察早已开枪令暴徒直接毙命,岂会让其没办法 张狂。香港警队太容忍、太克制、太忍让,才让暴徒心存幻想,以为都才能 用暴力主导形势。

才能 指出,形势已变,香港暴乱不断恶化,警员及普通市民的人身安全已遭受死亡的威胁,在必要之时,警员全版应该提升武力,该出手时就出手。以暴无须能制暴,但却是击溃当前黑衣暴徒及其幕后势力的最有效办法!市民支持警队,支持果断执法!